返回首页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百章 两张照片

作者:贱走偏锋 更新时间:
    张阳暗中的手脚,宋飞雪并不知道,甚至连怀疑也不可能。

    她其实只分到了张阳身上的四成力量,而不是她和在场所有人认为的一半。

    至于张阳自己,虽然表面上的确与宋飞雪平分秋色,但他暗中利用最后一道九天雷劫赋予的知识,设法将另外二成力量压制在自己灵海深处。

    一来,他可以避开宋飞雪的探知,不让她产生丝毫怀疑的同时,又对他有所忌惮,不敢造次。

    二来,也是避免自己力量还是过于惊人,稍不注意就可能引动雷劫,或者被什么隐藏的高手觊觎,无法继续做一个正常人。

    对于胸前的玉葫芦,张阳凭借着从第九道九天雷劫之中得到的知识有了相当的了解。

    这应该是一位前辈高人在羽化登仙之前随身携带的异宝。

    在羽化之后,随手将一个先天阵法镌刻其中,留下这件奇珍才飘然而去。

    这次阴差阳错,宋飞雪引动九天雷劫的时候,阵法启动,反倒成就了张阳。

    以至法境中期的实力直接羽化,继承了第九道九天玄雷的知识。

    如今,玉葫芦之中的力量已然消耗殆尽,再无用处。

    不过,玉葫芦经过无比充盈的灵 气淬炼之后,再无瑕疵,便是不再有阵法加持,仍旧是一件难得的宝贝。

    在须弥空间之中,张阳也算对宋飞雪的品性进行了一番考校。

    尽管此女野心勃勃,甚至为了目的有些不择手段,但经过这次由生到死的教训之后,也算大彻大悟。

    相信她不会拎不清轻重,反过来挑衅实力与她平分秋色不说,还有一件异宝护身的自己。

    玉葫芦的秘密,宋飞雪自然不会清楚,更不会知道它已经变成了一件平常之物。

    倒是经过这件事,自己总算跟宋飞雪有一段香火情,不少事情恐怕还能借助一下她的力量,相信她也不会拒绝帮忙。

    以自己如今的力量,虽然无所畏惧,但有很多事情并不是武力就能解决的。

    若假借宋飞雪之手代为处理,凭借她的深厚背-景,自然要省事儿不少。

    张阳将后续的事情交给她处理,一来是避免麻烦,二来也是想要顺手考验一下她的能量。

    看看白老爷子突然殒命,她如何交代过去。

    再怎么说,白老爷子这也是一位德高望重的高层核心,虽然退居二线,但门生故吏遍天下,是不少人的主心骨。

    他如此突然地离开人世,造成的震动必然不小。

    而且张阳看得出来,最近高层因为新生代权力更迭的问题,一定是暗流汹涌,但愿不要出什么大的纰漏才好。

    对于张阳来说,须弥空间之中发生的一切都如同一场梦一样。

    唯独在九天玄雷之中得到了关于丹药符咒的传承却让他对未来充满了信心。

    原本他打算将祝门符医的菁华发扬光大,借此带动丹药、针灸的复兴,重振华夏医道。

    现在,有了这些更加高明的丹药符咒,再配合他眼下相当于窥仙境中后期的力量,他相信自己的目标将会更快地实现。

    想到这些,张阳倒是觉得自己总算没有白来北都一遭。

    一路行来,张阳没有遭受任何阻拦。

    便是隐藏在暗中那些监视器,也在他**的身法下形同虚设。

    至于那些潜藏在暗处的狼牙暗哨,更是无法捕捉到他的丝毫信息。

    只是在他强行打开几道封闭的合金大门的时候,引起了不小骚动。

    张阳自然不会现身解释,嘴角倒是非常恶趣味地挂着戏谑的浅笑。

    他一路狂奔,从秘密基地出来之后,便施展隐身咒,化作一道虚影沿着快速通道直奔离这里仅有十公里的北都南区机场。

    只是在北都南区机场才停下脚步,利用符咒将原本已经破烂不堪的衣服重新幻化一新。

    然后取票,顺利地登上凌晨两点的飞机返回东海。

    张阳抵达东海市国际机场的时候,已经是上午九点。

    他也不想打扰众女,索性也没有回别墅换衣服,而是招了一辆的士直奔福医门医院。

    让他意外的是,刚一到急诊室,就听钟宁宁说那个东海市收藏协会的名誉会长楚云霄早已在他的办公室外面恭候了。

    听到楚云霄找自己,张阳心中一动。

    毫无疑问,他找自己肯定不是他腿脚的问题。

    经过上次的治疗,老头子萎缩的经络重新疏通,配合药物的温养,应该已经没有什么大碍。

    至于说专程来感谢自己,似乎也没这个必要。

    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关于自己的玉葫芦吊坠的来历。

    既然是羽化登仙的前辈高人留下的玄门宝贝,老头子应该很难找到这件宝贝究竟出自什么人之手,反而可能是找到了后来所有者的信息。

    想到这里,张阳不免有些激动。

    他之所以不愿意就此羽化成仙,不就是对这个世界还有深深的眷恋吗?

    其中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正是关于自己的身世。

    玉葫芦越是神秘,就越说明自己的父母来历不凡。

    即便不是玄门中人,至少也与之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无论是哪一种情况,当初他们狠心抛下自己,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身为人子,若是无法搞清楚这一切,便是羽化登仙又有什么意义?!

    一见到张阳,楚老爷子便立即站起身来,他身边那个秀丽的少女甚至都来不及搀扶他。

    不过此刻老爷子腿脚利索,早已将拐杖丢掉,倒也根本不需要别人搀扶。

    “楚老爷子,您请坐!”张阳深深地看了眼那个面色微微有些苍白的清丽少女,笑着说道。

    一边说着,他亲自为老爷子和他身边的那个少女分别倒了一杯水。

    “张先生,老头子坐不住啊!坐不住啊!”

    看着楚云霄急切的样子,张阳心中暗喜,笑着问道:“老爷子,您是不是找到什么线索了?”

    “找到了,找到了!”

    楚云霄一边说着,一边颤抖着双手从怀里掏出两张发黄的老照片。

    张阳只瞥了一眼,便觉得浑身一悸。

    上面一张最中间的一位竟然……竟然是……白老爷子!

    比起现在,擎天似乎没有多少变化。

    若不是黑白照片,以及上面泛黄的痕迹,真要以为就是最近的照片。

    在他的身边站着几个陌生的面孔,全是二十年前的装扮,但是其中一男一女应该是一对新人。

    在那个年月,不兴婚纱,都是穿着军装,胸前分别别着红花。

    这很像是一张全家福,看起来其乐融融的样子。

    再看第二张,照片显然要比第一张推后一些,是那种老式的彩照。

    色彩有些脱落,只有之前出现在第一张照片上的那对新人。

    这一次他们偏偏穿上了中式的礼服,马褂和旗袍。

    在那个美丽女人的怀里,还抱着一个穿着红肚兜,胖乎乎的婴儿。

    看到这件肚兜,张阳感觉鼻头一酸,泪水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这肚兜不正是当初师父发现自己的时候,身上穿戴的那件吗?

    不仅如此,张阳还注意到,在女人胸口露出玉葫芦的一角!

    这个女人……这个女人一定是妈妈!

    她身边的男人毫无疑问就是自己那个素未谋面的父亲了!

    只是,自己的父母跟白擎天到底是什么关系?!

    张阳深吸口气,好不容易才压制住心底的激动,朝楚云霄说道:“楚……楚老爷子,这照片……”

    “这照片的来历,说来话长!”楚云霄沉吟一下,便将照片的来龙去脉告诉了张阳。

    原来,楚云霄早些年曾经做过照相馆的买卖。

    十七年前,有一对年轻夫妇抱着一个不足一岁的婴儿到他的照相馆照相。

    同时请他将另一张相片翻拍之后进行塑封,然而对方留下了钱之后便一直没有来取。

    楚云霄也是一个信人,这么多年虽然对方没有来取照片,但也小心珍藏。

    这次若不是看到张阳胸口的玉葫芦吊坠,他也不会轻易将它们拿出来。

    得知张阳便是照片之中那个婴儿之后,楚云霄便表示可以将照片还给他,总算是了却了一桩心愿。

    对于张阳来说,虽然还是没有弄清楚父母究竟是什么人,但是至少他知道了父亲的姓氏——赵,单名一个冉字。

    至于母亲,却是没有留下丝毫线索。

    张阳知道楚云霄酷爱玉石收藏,便答应他会给他几件珍品玉器把件。

    看他反应不大,眼睛却死死盯着自己胸前的玉葫芦,张阳当然知道老爷子肯定是见猎心喜,彻底迷上了这个宝贝。

    若不是因为这是父母留给自己唯一的纪念,张阳倒是不介意送给他把玩。

    不过张阳有信心,若是老爷子看到他炼化的玉石,肯定会大喜过望。

    撇开玉葫芦中间那个先天阵法不论,仅凭玉石本身的质地而言,张阳完全可以凭借自己眼下的灵力炼化出高品质的玉石。

    有必要的话,他也可以在玉石之中绘制符咒、镌刻阵法,不仅能够强化挂件本身的灵气,还能起到驱邪纳福的功效。

    这种挂件别说对普通人来说求之不得,便是对玄门中人也大有裨益。

    “张先生,我有个不情之请。”楚云霄突然说道。

    “老先生是为了这位小姐对吧!”张阳笑着问道。

    他的目光再次落在一直保持沉默的少女身上,后者脸色骤变下意识地后退半步,一脸恐惧地望着张阳。i1292

    ...
运28大神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