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36章 有事相求

作者:是以卿卿 更新时间:
    郑婷困兽般的一句气急败坏之语,犹如巨石投湖,晴空旱雷。将在场众人莫测猜忌的心思全部激了出来。“看她这般模样,当真不像是被冤枉的那!”

    “是啊,没想到郑将军的女儿居然能做出这种事来,真是辱没家门啊!”

    “想必另有隐情是没错了,不然这赵施何必大费周章,是真是假一验便知。”

    “都是有夫有女的人了,居然还妄想着另攀高枝,真是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女人!”

    众人此时终于对事情真相有了眉目,有人哀叹,有人不屑,有人激愤大骂。

    郑婷听闻这些议论之声,神情波动的更加厉害,甚至于控制不住发抖的身子,因过于害怕紧张而无处安放的双手,将原本放在她与李殊慈之间的茶盘不小心拨到了地上,发出叮叮当当一阵脆响。茶水沾湿了她的衣角,她却毫无所觉,只用手死死抠着地面,喃喃道:“不是的,我没有,是他诬陷我的!”

    外面的议论之声更加嘈杂,李廉不由怒斥道:“肃敬!”

    官衙找来的张嬷嬷其实就是城中药堂中的医婆,专门给内宅妇人诊病接生,十分有经验。今日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她早就听说了,一直站在门外看热闹,因此李廉才刚吩咐下去,她便被众人推了出来,面色颇有些窘迫:“草民见过李大人,见过世子妃殿下。”

    李廉严肃的点点头,看向李殊慈。

    李殊慈微皱眉头,只是叹了一口气,道:“将她们带到后堂去吧。”

    郑婷浑身如同虚脱一般,后背已经湿透。这样的情况下,已经很好的说明了她心中有鬼。若她当真入了王府,在他人不知的情况下,兴许真的会按照百里由所说的方法蒙混过去,可有医婆验身,她根本无法糊弄过去。

    “听寒听雪,你们可有什么话说?”

    两个丫头被押到赵施和月牙旁边,早就已经吓得抬不起头来,噤若寒蝉,听到李殊慈的一声冷语,都惊得浑身一抖。

    李殊慈看着她们,说道:“张嬷嬷已经带着你们主子去验身,不过片刻就能出结果,你们若有什么话,大可在此前说出,本世子妃也可念你们受制于主子迫不得已,而对你们的罪行从轻发落。可你们若等什么都真相大白了之后在说,可就说什么都没用了。”

    两个丫头仓皇无措的对视了一眼,听寒已经忍不住哭了出来:“奴婢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听从主子的吩咐而已……”

    听雪脸色煞白,也连忙应声:“奴婢也没有,太太她们那日去祭祖的时候,姑娘说让我们留在院子里盘查清点,并没带奴婢们去,奴婢们也只是在太太和大姑娘回来的时候才知道姑爷和姨娘二姑娘她们出了事……”

    “姑爷?”李殊慈捕捉到了这个敏感的词语:“大姑爷?还二姑爷?”

    听雪微微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听寒,听寒也只是缩着肩膀,怕的要命。她颤声说道:“是……是大姑娘的夫婿……”

    一石激起千层浪。

    在众人愕然又了然的惊呼中,李殊慈问道:“这么说,方才赵施所言皆是属实?”

    听寒见事已至此,也无法再隐瞒,便说道:“是……因为奴婢一直在姑娘身边伺候,对她的脾性十分了解,她……她并不像外人看起来那般……那般端庄明理,背地里,做过不少威胁二姑娘和大公子的事情,却又隐藏的很好……其实,她对他们都十分厌恶鄙夷。当初大姑娘提出要带姨娘和二姑娘去祭祖,奴婢就觉得十分奇怪。”

    “这么说,郑婷谋害郑栩、郑娇母女和她的夫女是有意为之?”

    “这个,奴婢并不知道……只是出事之后,大姑娘便将郑家正下的几名婢女都叫到身前,威逼利诱,命我们不准对任何人吐露郑家的事情,还让我们将大公子身边的小厮同江抓了起来,逼月牙杀害同江,事后,便将同江埋在了郑家后园……当时我们都是在场的……”

    李廉一听这话,知道自己终于派上用场了,立刻叫了捕快衙役去郑家旧宅挖尸体。

    “那你说说,为何郑婷不让你们吐露郑家的事情?”

    听寒一时抽噎的说不出话来,听雪只好说道:“因为大姑娘想要嫁到上京贵族中去,便不能让人知晓她已成过亲生过女的事实……”

    李殊慈不再问话,至此,一切都已经明了了。不出三日,这些消息便会由此处开始,迅速的传播开来,而她,也仅仅需要给宫中递一封书信而已。

    几句问话的功夫,郑婷已经被人从里面重新带到了众人跟前,只不过,这次她直接被押到的堂上,暴露在人前。张嬷嬷已经将结果当众告知。郑婷呆呆的埋着头跪在那里,头发微微有些凌乱,可依旧能从侧方看到她的美貌。

    同之前李廉的反应一样,周围看见她的人都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惊叹:“竟是如此美丽的女子。”甚至还有书生摇头念了句:“撋就百般,终是心肠狠。”

    “为了富贵权势,竟然能做出谋害至亲的事情,郑婷!你可认罪!”李廉此时知道郑婷当真有罪,终是有了几分底气,立刻喝问道。

    郑婷先是怔怔抬头,随之脸上浮现一丝诡异的潮红,朱唇轻启,发出似嘲似讽的冷笑:“认罪?我有什么罪?你!”她指着李廉:“你看看我这张脸!你好好看看!会有人不喜欢么?”

    接着,低沉的笑声渐渐高亢起来,她的声音尖利且毫无保留:“这样的我,为什么要默默无闻的枯萎老死在郑家!一辈子都不能出头!明明我有那么好的机会能够离开这个泥潭,可我的母亲!我的亲生母亲却将这个机会狠狠扼杀!我恨!我好恨!我恨不得杀尽所有知道此事真相的人,恨不得让时光倒流回去,让我在成亲生女之前知道先皇为我赐婚的事情!”

    她陡然化作一把利剑,尖锐的想要刺破眼前所有的不堪和不如意,可惜终究是枉然。裹在金彩锦绣之中的身躯终究藏不住多大的力量,爆发过后,便成了一摊软泥。她十指插入乌发之间,眼泪夺眶而出:“郑家的辉煌体面早已经成为过去,母亲的固执,嗣子的败坏,都让郑家一日不如一日,多年的积蓄散佚无几,我连最后的尊严都失去了……赵施……”

    郑婷转头看向赵施,可赵施却咬牙根本不去看她,郑婷自嘲的笑了一声,又低下头,说道:“原本,我也曾天真的以为,有了良人,便可相安无事,平凡自在的过下去。然而,当我看见那些昔日不如我的闺阁少女,那些只能用锦衣华服,带着俗不可耐的金簪宝石来装扮相貌,却仍上不了台面的人,整日光鲜的站在人前的时候,我害怕了,我恐惧,妒忌……我怕自己如此倾城姿容会无声无息的烂在郑家的后宅,最终消弭,变成一具无人识,无人知的枯骨。”

    李殊慈看着郑婷,不知应该悲哀还是怜悯。

    郑婷突然从地上站起,转动身子看向四周人群,仿佛是一支即将枯萎的艳丽花朵急迫的等待着他人的采撷。“哈哈哈……真是可笑!我父亲是朝廷功臣,我是功臣之女。我这一生原本该有的荣华,该有尊荣,居然就在我那个无比愚蠢的母亲手里生生毁了!若不是留着她还有用,我第一个要杀的人就是她!”

    众人都被她的疯狂惊住了。只是她完全不知道,她这样的人,即便到了荣华鼎盛,富贵腾达之地,也是无法活出万千锦绣的。最后不是被世事淹没,就是被阴谋绞碎。

    郑婷无法抑制的又哭又笑,探着身子朝外面的人群扑去,“你看看我,我这么美……为什么没有人知道?你!还有你!看我呀!你们为什么不夸赞我,见了美人,不应该俯首称臣,拜倒在裙裾之下吗?你们!都给我跪下!”

    李廉挥手让人制住郑婷,完全不顾她的大吵大闹剧烈挣扎,询问李殊慈的意见:“太子妃殿下,此人罪大恶极,应当即收押,只是事关皇家,下官不敢马虎大意,不知太子妃可有什么良策?”

    李殊慈早就已经知道结果,此时倒也不觉得为难,说道:“你便先将她收押入监,待我向君上呈报此事之后,再行定夺吧。我瞧她神智似乎有些失常,你命人牢牢看住她,莫要出了什么差错。”

    月牙情有可原,李廉倒也没有问难她。而听寒听雪两人并不至丢掉性命,李殊慈也不再过问。只是她与赵施之间还有一个约定没有完成。从官衙中离开,赵施便跟随李殊慈一起与赫连韬见了面。

    赫连韬此时也是一身轻松,又有百里由在场,大家也都算是熟人,便直接问赵施道:“还得多谢赵公子为我夫妻二人所做的一切。赵公子若有什么为难之处需要帮忙,不妨直言不讳,若能相帮,必不推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