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六百零六章 一锅端

作者:陈风笑 更新时间:
    田间禾从来都不是一个软弱的人,年少时候有老祖宗支撑着家族,顺风顺水成长起来之后,他又成了田家的底牌,这种人怎么可能软弱?

    当然,他并不认为自己顺风顺水,他认为自己在成长的过程中,也遭遇了很多磨难。

    所以他认为,自己是坚强的。

    而且双金丹家族,顾虑会少很多,他觉得自己没像柳家兄弟一样,弄出一个散修联盟来,已经很克制自己的野心了。

    但是当他知道,冯君盯上了田家——严格来说是田家恶了冯君的师弟,他心里的惶恐,真的是无法压制。

    修仙界论资排辈的风气很强,按说他不该在意一个后生小辈——自有其他人挡着。

    问题的关键是,别人挡不住啊——十方台挡不住,阴煞派也挡不住。

    这么一个人,想要扫平田家,田家挡得住吗?

    恨只恨,这田三强都不知道,给田家带来多大的灾难。

    田间禾觉得自己是无力回天了,但是教一教后辈,让大家明白死在什么上面,也是不错——田家只是出尘期以上被悬赏了,炼气期还可能活下去的。

    当然,炼气期的生活也会比较艰难,这些他都懂,但是把家族衰败的历史记录下去,再度兴起的时候,这些就都是宝贵的经验了。

    复仇的念头,千万不要有,他要传下去的,是生存的经验——什么人不能惹。

    见到田三强这么问,他终于给出了答案,“你为什么要刁难时捷?”

    “时捷?”田三强怔了一怔,终于想起来这个人了,“我没有刁难他呀。”

    他真不觉得自己刁难过时捷,时捷的背景神秘,他怎么可能刁难呢?

    对方不跟他组队,不卖给他东西,他不是也……没说啥吗?

    当然,他心里是有点小芥蒂的,这是人之常情,老祖真要问,他也不会否认。

    “没有刁难他?”田间禾又是一个耳光甩了过去,直打得他口鼻流血,不过这种程度的创伤,总比摔来摔去强一点,属于能接受的范围,“他是不是被狩猎联盟带走了?”

    “那我也拦不住呀,”田三强觉得自己冤枉透了,“战舟上有真人,常真人,负责的是澜山上人,我的想法重要吗?”

    田间禾又是一个耳光扇了过去,“那别人不杀人,你为什么杀人呢?”

    “那货……就该杀呀,”田三强毫不犹豫地回答,到现在为止,他都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他会煽动不好的情绪,酿成祸端,不该杀吗?”

    田间禾抬手十几个耳光摔了过去,“马格了彼得,那么多人,为啥你要动手呢?”

    田三强被打得头晕眼花,牙齿都飞出去好几颗,但是他真的想到了一个问题——是啊,为啥我要动手呢?

    不管愿意不愿意承认,他心里对冯君是有些微不满的,因为那点微妙的情绪,结果导致他心态失衡,最终“冒失”了一下,而现在这冒失,可能导致天大的祸患。

    见到他一言不发,田间禾又是十几个耳光抽过去,“有姓常的在,有澜山在,什么时候轮得到你出手杀人了?苍山田家……就能让你这么膨胀?”

    “我……我给他道歉去,任杀任剐,”田三强反应过来了,倒也表现得很光棍,“撞正大板我认了,找到家里来算什么事!”

    田间禾还想抽他,听到这话明白了,这货根本不知道给家里树了一个什么样的对头,他冷笑一声,“道歉?你能在家门外呆三天,我都佩服你!”

    “嗯?”田三强还是有点迷糊,虽然脑袋被打成了猪头,但他还努力地睁着眼睛,一副不解的样子。

    田间禾看着他,缓缓地发话,“时捷是冯君的师弟。”

    “嗯,冯君的师弟,”田三强继续点头,这个人我听说过。

    下一刻,他就是一怔,骇然地发问,“杀了阴煞派的灵冰真人和月梧真人的冯君?”

    田间禾扫他一眼,心说你这不是废话?“冯君对田家悬赏了,出尘期以上,杀一人救一人。”

    田三强闻言,顿时就愣住了,良久才反应过来,“他他他……凭什么?我没动时捷。”

    “时捷死了,冯君把那一艘战舟上的人全杀了,把战舟也抢了,”田间禾叹口气,“而你,是杀了唯一替时捷说话的人!”

    “这特么……”田三强的脸色,顿时就苦得不能再苦了,冯君悬赏的威力,他也听说过。

    下一刻,他想到了什么,骇然地看向田间禾,“出尘期……以上?老祖你……”

    “没错,出尘期以上,包括金丹!”田真人看着他,面无表情地点点头,“三强啊,你说当年我要是没救你,那该有多好。”

    田三强的脑瓜疯狂地转动了起来,“老祖,是不是别人都知道了这消息?”

    田间禾用看弱智一般的眼光看着他,“你这种问题,我敢去找答案吗?”

    田三强的眼珠不住地转着,“十方台都被堵门,我估计自己也出不去了,不过老祖……没有阻拦的可不止是我一个人,还有常真人和澜山上人。”

    田间禾无奈地白他一眼,“你不会以为,我连这个也想不到吧?”

    田三强紧张了起来,“他说什么?不会一点余地都不留吧?”

    “余地?”田间禾冷笑了起来,“他说没跟着落井下石,已经是看在姻亲的面子上了,我要再拉他下水的话,他就不客气了。”

    “那就是个胆小鬼!”田三强不屑地哼一声,然后继续发话,“不过这也无所谓,咱们可以找狩猎联盟……时捷可是他们杀的,实在不行,咱们就加入狩猎联盟。”

    “你能想到的,我想不到吗?”田间禾倒是不生气了,生气没用,倒不如看这家伙能出些什么点子,但是这个想法他早试过了。

    “狩猎联盟否认他们杀了时捷,说那是蒙啸天的个人行为,狩猎联盟也不会对冯君采取任何行动,现在他们正在调查,蒙啸天跟谁接触过。”

    “这不可能,”田三强断然否认,“蒙啸天的那艘飞舟上,是有金丹真人的,老祖你问一问,狩猎联盟最近有没有金丹消失不见。”

    田家在做最后的自救,与此同时,狩猎联盟也得到了消息,说蒙啸天带的狩猎队里,似乎确实有一名金丹,可惜不知道那名金丹到底是谁,是不是也被冯君杀了。

    不管不管怎么说,狩猎联盟现在要做的,是彻底把自己摘出来,而不是接受田家的投靠。

    别看联盟是体量不小的有活力的社会组织,还是靠压榨散修为生,但是他们绝对不愿意招惹冯君这种硬茬儿——他们不会说怕了此人,只强调我们不替人背锅。

    最终田三强无奈,通过一名战修联系冯君,说我自刎谢罪,赔付五十万灵石,你放过我田家老小成不?

    结果这话根本就没有传到冯君耳中,被季平安直接拒绝了,“开什么玩笑,冯山主这是替散修们讨说法呢,这种事咱们应该大力支持才对。”

    随着在田家外游荡的人越来越多,某一天傍晚,田家的两名金丹加十七名出尘上人全力突围,打死打伤多人之后,逃到了万里之外,然后四散逃逸。

    田家的某些修仙苗子,也被挪移阵盘送到了数万里之外,可以保证,田家是绝不了种的,但是田间禾的要求也传达了下去,以后除非主支崛起,否则不得打“苍山田家”的旗号。

    两天之后,传来消息说,田家的老祖宗遇袭身亡,出手的是天心台季不胜,不过有人说还有其他金丹出手,否则一个九百多岁的金丹真人拼命,不胜真人想稳操胜券也难。

    紧接着,第二个金丹田间禾也被击杀,出手的竟然天通商盟的真人。

    田家一共二十七名出尘上人——有部分客卿,事发时在外的十名,在家的有十七名,结果三天之内,就被诛杀了十七名。

    又有三名客卿,宣布退出田家,在逃的就只有七名了。

    有出尘期家族见田家无主,上门大肆报复,除了抢夺财货,还杀了一些敢反抗的人。

    又过两天,田家残存的出尘上人实施反报复,平灭了一个出尘家族,但是平灭第二家的时候,遇到了赤凤派上人的埋伏,又被诛杀了两名上人。

    总而言之,这段时间特别混乱,田家虽然死了不少人,被抢了不少东西,但是只要还有出尘上人没有落网,一般的出尘家族就不好出手太过。

    田家的主要战力全力出逃,也算一种选择,虽然剩下的上人最终依旧会销声匿迹,但毕竟可以保证田家不会在瞬间土崩瓦解,不过长久看来……作用也有限得很。

    这种场景在修仙界发生得太多了,倒也不必细表。

    这边打得热火朝天,白砾滩倒是相对平静,包括杜问天的原油开采队都又开工了。

    这一天,皇甫无瑕带着两个人来求见冯君,自称是狩猎联盟的,他们带来了蒙啸天家族的三颗出尘上人的人头。

    蒙啸天本姓是张,对外人而言,这是个秘密,但是联盟内部总有人知道真相的。

    事实上,张家只是一个小家族,一共才四个出尘上人,蒙啸天是联盟的元老,跟一个副盟主的关系不错,才能成为联盟的执事。t2190218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返回首页